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用心灵感受,用文字倾诉,用镜头记录,每一瞬间的美丽,每一次的震撼,每一回的感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  

2016-09-06 00:16:28|  分类: 让心灵去飞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——2016年6月29日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高原的天气说变就变。走出帐篷,天边乌云密布,风云舒卷,乌云一层一层,像海浪一样,自天边汹涌而来,片刻就把这一片天空吞噬了,高原一下子变得寒风刺骨。

         汉服不能再穿了,我换上藏服,在高原上,藏服最合适,一个地方的服饰文化总有它的合理性。换上一件枚红色金线钩花藏式衬衣,黑色裹裙,片刻就暖和起来。索南也穿上了厚厚的毛大衣。高原就是这样,一天经历几个季节。

        看样子马上要下雨了。乔风赶着羊群回羊圈,他骑在高高的河曲马上,手中挥舞着系有金属铃的羊皮鞭子,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藏族男孩,本来就长得高大帅气,棱角分明,他骑在马上的样子,更加雄姿英发;闹金急忙用塑料膜盖住牛粪,以免浇湿;小草和道金草去给牦牛喂水还没有回来。风雨欲来,只有被绑在木桩上的几条藏獒在吠叫着,在苍凉的草原上显得特别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乔风回来了。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牧民,是哥嫂的好帮手。说起牧民的艰辛,极端天气对牛羊的影响就不说了,单是平常,万一丢了一只牛羊,漫山遍野的寻找都够呛。如何判断牛羊是否都回到家呢?这个问题引起我的好奇,近千头羊,数都数不过来呀,而且羊群不可能听话地列队让你数啊,它们是移动的,这么多的牛羊根本没法数!乔风告诉我,不用数,一看就能感觉到,哪只丢了都知道。真厉害啊!这个问题不但乔风这么说,其他牧人也这么说,真让我佩服!

       天快入黑。大姐玛丑过来了。先说一下大姐玛丑。说实在的,我想我还是跟着喊大姐算了,因为这个“丑”字实在不是取名字的。玛丑本来叫玛措(音),统一领身份证的时候,因为这些办事人员都是汉族人,登记的也就是谐音,于是就登记成玛丑了,办事人员也太不是回事了,试想会用“丑”字起名吗?但藏族人不懂汉语,他们写了啥就是啥,比如小草,本来叫“看召草”,登记身份证随便就写了“草帽”,更甚的还有他们家的一个亲戚,叫仁青扎西,居然给他登记了“仁扎”!谐音也不是这么过分啊,结果这孩子到兰州上学,同学笑他“人渣”!扯远了。大姐只有一个女儿。女儿才22岁,但是已经有了祝那嘉这个儿子了。藏族人结婚早,女孩子领结婚证的年龄是18岁。闺女到玛曲县城打工,外孙子一直都是外婆带着。跟所有的大女儿一样,大姐从小就带弟妹,每个弟妹都是她背上长大的,为了弟妹们,大姐付出了一切。弟妹的成才就是大姐的骄傲。我来到草原,大姐自然高兴得不得了,一定要我到她家住一个晚上。原来打算30号晚上到她家住,31号回玛曲县城的,但是小草那里出了点情况,必须赶着回去报到,所以我们临时决定30号回县城,这么一来,我就没有办法到大姐家里住了,所以大姐说,她要来弟弟家里住和我们唠嗑唠嗑。藏族人就是热情,其实大姐根本听不懂汉语,要拉姆翻译,但是情感交流其实用不着语言,就是看着,微笑,也充满欣喜。

       下雨了。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打在帐篷上,高原寒气逼人,我赶紧躲到帐篷里,大姐和拉姆在做饭。大姐往炉子里加牛粪,见我进来,赶紧把我让到炉子旁烤火,而拉姆在切菜做饭。晚饭是面片和炒菜。炒菜本不是藏族地道的菜式,都是受汉族饮食文化影响慢慢才有了炒菜的,所以他们的炒菜并不精致,基本是大锅菜,把大白菜、蘑菇、蒜薹、粉条、羊肉等等一锅炒起来。大白菜、蒜薹等蔬菜是昨天拉姆在县城买的,因为草原没有蔬菜。蘑菇就是我们白天采的,羊肉是为了招待我,乔风特意杀的羊,这里我说说藏族人杀牛羊吧。这个全民信奉佛教的民族,他们在宰杀牛羊的时候,也有一个仪式。宰杀牛羊之前,要对着即将被杀的牛羊念很多很多经文,据说这样牛羊被杀的时候不会惊恐,也不会觉得疼。这个民族生活在牧区,牛羊是他们主要的食品,即使是出家人,藏传佛教的出家人也是可以吃肉的。一来是戒律允许,二来高原上确实需要这些热量,还有就是在过去的藏区,交通落后,高寒草原又不能生产蔬菜,所以他们根本吃不到蔬菜,不吃肉能吃什么?拉姆小时候天天都只能吃肉,一条青菜都没有,甚至炸馍馍,都没有油,只能用酥油代替,艰苦可想而知。玛曲草原的欧拉羊,本来就是优良品种,不吃药不打针,吃的都是天然的牧草,肉质鲜美嫩滑;加上草原上的蘑菇,更是美食中的极品。一家人晚饭后,烤着火,喝着酥油茶聊天,好温馨啊,大姐看着我,她虽然听不懂汉语,但是她就这么看着我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闹金坐在一旁做酥油。一直到我们过去自己的帐篷里休息了,她还在忙。这些奶子是下午的,后来我才知道,因为我第二天要离开草原,所以闹金连夜把酥油做出来,好让我带走。这个藏族女人就好像从不停歇。

 

乌云翻滚,高原一下子变得寒风刺骨。我换上藏服,而索南也穿上厚厚的毛大衣了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牛羊也回家了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要下雨了,闹金赶紧用塑料膜把牛粪盖起来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因为我第二天就要走了,大姐晚上过来和我们住在一起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她听不懂汉语,但是看着我,她就特别高兴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拉姆在准备晚饭

 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
 大家都要休息了,但闹金还在做酥油。因为我第二天要离开草原,所以她连夜把酥油做出来,好让我带走。

藏家生活纪实:草原人家(六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