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用心灵感受,用文字倾诉,用镜头记录,每一瞬间的美丽,每一次的震撼,每一回的感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园  

2015-11-17 23:40:31|  分类: 让心灵去飞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小的时候,我是生活在农村的,珠三角的农村,一个名叫北水的小村庄,因为在珠江的支流西江之北,故叫北水。那是我外公外婆的家。我在那里一直生活到11岁,到县城里上中学,此后大部分的时间就不在北水了。再后来,结婚分了房子,母亲也跟着我生活,北水就基本不怎么回去了。
     我们原来在北水的家,房子依然在,但由于二十多年没人居住,已经相当破败,天井、瓦顶长满杂草,全靠住在隔壁的亲戚不时照看一下,帮忙拔一下草。暑假的一天,母亲说,亲戚来电话说,家里房子的窗框被盗,得回去修辑一下,其实那个房子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了,稍微值钱和不值钱的,这么多年来,已经让人进屋偷得七七八八了。不过,好几年没有回去,正好陪母亲回去看望一下村里的老人。
     从城市的家开车,到达我小时候成长的地方,不过半小时车程。这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小村,和大多偏远小村一样,这个村子越来越荒凉了,尽管平房换成了楼房,公路也铺进了村子,公交车也开进了村委会的大门口,但是,这个村子,年轻人都出外打工了,或者干脆就搬到城里了,只剩下老人和儿童,儿童也是越来越少了,我母亲以前任教的那所小学,因为学生越来越少,最后撤销了与邻村的小学合并。
      我的车就停在村委会门口,然后和母亲以及咪咪步行,因为再里面的路开车路太窄了。拱桥依旧,老榕树依旧,几个老人带着孙子坐在桥上的阶级上下棋,而市头,就是街市,我们那里的人称之为市头,以前是最热闹的地方,石板路两边连桥上都是摆卖的小贩,买菜的,不买菜也来聊天的......而现在,道路宽了,人少了,连尘埃都没有了,市头清净甚至萧条得很,听亲戚说,市场里只有一档卖猪肉的,卖菜的也没几档,农村嘛,家里有点自留地,可以种种菜什么的,人又不多,谁会去买菜?
      穿过市头,几条小巷,就是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了。我外公的家,在过去可是大户人家的宅子,全部是麻石铺就的巷子,镬耳大屋,我外公的祖父,是个盐商,发迹后建起了几座大宅院,每个儿子一座,有二宅、三宅到六宅,我外公的父亲那一房,住在四宅,后来,家里破落了,就剩下了几座大宅子了。我小时候,就是在这么一座深宅大院里长大的,这一直到我7岁,有一天我的小姨告诉我,家里准备拆房子建房子了,小姨还给我描述了一幅宏伟蓝图,而我,最感兴趣的莫过于她描述的后园——可以养鸡、种树!这是我们那个大宅子没有的。不过当时我幼小的心也不由一愣:我小小的年纪虽然很多事情不懂,但我知道我们家跟村里别的家庭不一样,我们家只有两个老人,两个女的然后就是我这么小,有多大的能力建房子呢?后来事实证明我的母亲和小姨真能干,愣是把大宅子拆了,建成了一座小房子,二层变成了平房,不过窗户倒是变大了,光线更好了,到年长一点我才知道,当时在农村小学当老师的母亲和小姨,因为收入低微,实在不忍看着年老的父母吃好一点都没有,也没有其他生财之道,只能打起大宅的主意了,大宅子的木头、窗框,铜器......大宅变成小房,够住也罢,家里经济宽裕多了,年迈的外公外婆好歹也能吃上一口好的,在我的印象里,我们家与别的家庭还有不一样的是,那时候农村的家庭虽然也养鸡养鸭,但是鸡鸭和鸡蛋都是卖来换钱的,而我家不用,我外婆养的鸡都是自家吃的,鸡蛋大多也给我吃,外公炒得一手好菜,不时还弄点田鸡、河虾、河鱼之类。一直过了这么多年,那些抢救文化遗产的人说,我们家那个镬耳大屋到了现在兴许就成文物了,值钱了,但是我母亲丝毫也不后悔,我们是小老百姓,什么文化遗产那些道理不懂,那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提法,母亲就是觉得,大宅子换了点钱,让年迈的老人在有生之年好歹吃上点好的,也就无怨无悔了。
      小巷子里杂草丛生。邻家的二宅、五宅、六宅还住着我家的亲戚,但也只剩下老人了,我们一回去,邻居们就都过来帮忙,天井、瓦顶长满了高高的草,还长了一株小树,厨房和客厅,居然还攀了藤蔓!客厅里就剩下寥寥几件破旧的家具,房子已经二十多年不住人了,好一点的家具都居然让小偷破门而入偷了去,连香炉都没有放过。
      亲戚和邻家七手八脚的不一会就把房子拾掇清理干净,反正也不住人,也就这么着吧!望着破败的天井、芳草萋萋的后园,门前的水井,石凳,仿佛又看见那个蹦蹦跳跳的女孩,还有年老的外公,给他唯一的孙女买一根冰棍,年老的外婆,在天井里晒甘草豆......

 多年的拱桥依旧,桥上的大树更蓊郁了,而当年,桥阶上岂止是零落几个人,那时候石阶两旁都是摆卖的摊贩和唠嗑的农人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
就是这条小河,与我的成长息息相关。从6岁开始,每年夏天,我都在这里学游泳,珠三角的农村,不学会游泳可不行,很多3、4岁的小孩,跳到水里就像一尾鱼。我是最笨的了,从6岁到9岁,整整四个夏天才终于学会了游泳。不过这后来我到了城里,又成了我炫耀的事情:因为我城里的同学没有几个会游泳!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
我小时候最渴望的是,有这么一座小房子,坐落在小河边,绿荫掩映,打开窗户,就能看到河上来往的木船,埠头边妇女洗衣的笑声。家门还有一个埠头,可以在这里洗漱,玩水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
我家的大门口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家门前的小巷,如今杂草丛生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这口水井,是当年最热闹的地方。一到做饭时候,打水的,洗菜的,洗衣服的,都是女人们忙活的地方。这口水井的水质特别好,水清甜,即使到了秋冬,很多水井都干枯的时候,这口井的水还是源源不断。小时候,我就是和我妈妈两人一起挑一桶水,说是练力气;最难忘的是深冬季节,因为附近水井都没什么水了,所以周边很多人来打水,这么一来水就紧张了,于是我常常和我小姨在夜里打着手电去打水。现在,家家户户都有自来水,这个井台就零落了,不过,他们洗地洗被子大扫除的时候,依然用这口井的水。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家里大门出来的地方,过去这两侧都是猪圈,现在,已经没人养猪了,破破落落一个瓜棚和杂草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我家的天井和厨房,别提有多破败了,岂止长草,都长树了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
我家的客厅,够破了吧,红砖后面的是我和母亲的房间。那道红砖墙,是因为后来砖不够买来砌的——大宅变小房,青砖没有预算好还是后来设计有点改变,只好买来红砖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这是我家的后门,也就是厨房出来的那个后门,当年是最热闹的地方。这里下午比较凉快,旁边还有一个水井,每到夏天,黄昏的时候打几桶水吗,往石头上浇,散热快,我们一家常常搬出一大板凳,放上托盘,有的坐石头上,有的搬出小凳子,就在这儿吃饭。周六日的早上我也常常在这石头上做作业看书,到了晚上,一家人摇着葵扇,在石板上乘凉、聊天,热了,在井里打一桶水,泡一下手臂和双腿。而隔壁五宅、六宅的大舅母、表哥表嫂和他们的孩子,也在巷子里纳凉,夏天的后门,可热闹了。此刻,咪咪站在这里,肯定感受不到我的心情。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这就是我家的后园了。这是房子改造后才修的,其实并不大。母亲修了鸡窝,养了几十只鸡。所以后来我上中学,因为学校伙食不好,家里的鸡蛋就一直源源不断地供应给我。母亲还种过木瓜树,搭过瓜棚种丝瓜、水瓜、南瓜、老鼠瓜,后来还种过龙眼树,但是龙眼收成不好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
我背后的过去是生产队的蚕房。其实这也是我外公祖辈的宅子,不过后来成为公有了。蚕房很大,里面还有一个硕大的院子,一进一进的,院子里洒落着一个个地坑棚,是育蚕的地方。我小时候最喜欢来这院子里了,院子里满是竹子树,散落着几丛桑树,桑树不是种的,是喂蚕的桑果洒落长成的。院子里满满的竹子清香,地上也铺满了竹叶,我常常一个人来这里玩,还掰下竹竿,把用剩的笔头绑在竹竿上继续使用。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很怀旧的理发店吧!这里地处闹市,也就是北水的市头,这是当年最热闹的地方。农村没有什么娱乐,茶余饭后,男人们特别是老年男人,最喜欢聚集在这里,聊聊甘蔗的收成怎样,哪家的儿子去围垦了,当然也聊一下国家大事,比如唐山地震,对越自卫还击,毛主席逝世......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这就是当年的市头了!两旁的供销社、粮站、理发店、赤脚医生诊所,后来改革开放之后又增加了很多小士多、香烛店,还有卖鱼的、卖肉的,卖瓜买菜的,可现在这些店铺都关门了吧,街上突然干净了,干净得萧条了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这些巷子,都是我小时候常常走过的地方。每年的冬季征兵,我们学校的师生都要下到每个生产队去游行,我常常一个人打着手电跟着同学游行:喊着口号“一人参军,全家光荣!” 现在巷子的墙上也有这样的征兵标语,只不过再没有当年的游行了。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这里的一切对于母亲来说都是熟悉的,对于咪咪来说都是陌生的
故园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