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用心灵感受,用文字倾诉,用镜头记录,每一瞬间的美丽,每一次的震撼,每一回的感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  

2014-09-20 23:38:29|  分类: 让心灵去飞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我说过,对于甘南,我不是过客,我是归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正因为如此,我才得以朝拜嘉木样活佛并接受摸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是佛教徒,但我在佛前非常恭敬。郎木寺的很多僧人和我都是很好的朋友,我每次到郎木寺,他们都会为我煨桑,念经祈福。和藏族人一样,能见到嘉木样活佛,也是我今生的荣耀与吉祥!事后与藏族人提起朝拜佛爷的事情,他们都非常惊讶,你是怎么进去的?!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进去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已经详细描述,在这就不再重复了,我想说的是,我进入寺院后的事情,这一切都是那么珍贵,那么难忘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捧着洁白的哈达,我混在藏人中间进入寺院,一路上我不敢抬起头,我怕维持秩序的藏族人把我当做游客撵走。但是一切都很顺利,没有一个人阻拦我,寺院里面的僧人见了我,还对我微笑——到郎木寺多次了,即使跟我不认识的僧人,也认得我。他们对我都很和气很友好。我拍了一会,见到了贡珠大爷,大爷问我,你去拜了没有?大爷向我亮出了他脖子上的红绳子。我说我还没有呢,等一会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,朝拜佛爷是不能拍的,更何况没有人帮我拍,于是我把相机收好,捧着哈达,一心一意地朝拜。排队朝拜的人很多,你挤我我挤你,他们都是从大经堂左侧的门进去,右侧门出来,这也许是因为到寺院都要右绕的缘故吧!一条弯弯曲曲的长龙从左侧门排到大经堂的正门,不时还有人来人往,一些藏族人在维持秩序,我一眼就看到扎西顿珠了!他是我认识的一位司机,我曾经坐过他的车,因为要跨过一条沟,如果平常肯定没有问题,但由于人太挤,我又背着相机,我担心被人挤下沟里,于是我大声叫:扎西顿珠,快拉我一把!扎西顿珠也看到我了,把我拉了过去。过了沟后秩序就明显好很多了,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贡却智美、塔木开、格桑......走进了寺院的左侧门,塔木开收了我的哈达,原来,信徒敬献的哈达,都由他们统一收好。我随着藏族人进入到大经堂的长廊里,我学着大家俯首躬身,这时候一位阿克过来拍了一下我的摄影包说,低一点,然后又叫其他信徒腰再低一点,是啊,藏族人见到佛爷是要躬身45度的,呵呵,我在想,我背着摄影包,视觉上会不会显得不够低,是不是腰更弯一点,头更低一点?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接近佛爷了,我忍不住的好奇,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看,经堂里光线比较暗,但我还是看清楚了这位老人,威严而又慈祥,他端坐着,膝盖以下围住明黄色的绸缎,手拿着一本黄色的本本——这里面一定有经文,一个一个的轻触信徒的头顶,轮到我了,我更深深的弯腰躬身,佛爷也像对其他信徒一样,轻触我的头顶,那一刻,我的内心一片澄明,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走到大经堂右侧的转经廊时,我见到了扎西,他在为已经朝拜的信徒派发佛爷加持的红绳子,他给了我几条——要给家里人讨个吉祥呀,我小心翼翼的打上结,戴到脖子上,我心里充满了自豪和喜悦——我终于见到活佛了!

        朝拜出来,我继续拍摄。佛爷在大经堂和寺管会之间的空地上给信徒摸顶的时候,我在松林里用长焦拍了不少,然后我试图从其他角度靠近拍摄,于是我绕到大经堂后,见到一位藏族女人,示意我回去,她告诉我不让拍,和尚要骂的。但是我实在太希望把这个盛大的佛事记录下来了,于是我没有听她的劝告,躲在后面拍了几张,然后又快速跑到寺管会后面的土坡上,几个身穿汉装的藏族人在站着,一位老和尚蹲在土坡上看法事,见到我,真的很好运,他们都没有说我,不过我还是不敢张扬,我蹲下来,拿出相机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焦距连按快门,拍完一轮,我还不满足,希望更靠近,于是我走到寺管会后面,一胖一瘦两男人站着那里,事后我才知道,他们都是佛爷带过来的保镖,其中一个见了我,说:去!去!我假装不懂,厚着脸皮过去问:一会还有什么活动吗?那瘦个子说,没有什么活动呀!几句话我跟他们套上了近乎,他们再也不说我,但是,距离实在太近了,我不好意思按快门,到了最后,瘦个子说,佛爷你也这么近看了,你就回吧,不然人家看到你过来也过来,我们的工作不好做。他们对我还是挺客气的!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,我从各个角度都拍了不少。本来这个佛事是不让拍的,连寺院里的僧人,他们开会的时候都通知不能拍摄,除了有两个专门负责拍摄和录像的僧人。当然,不少信徒也用手机拍,这么盛大的佛事,如果不记录下来实在太可惜了。看到我用相机拍摄,寺院里面的僧人对我也是挺客气的,除了有一个有说不让拍之外,其他人也没有说,和他们聊天,我也坦承我想拍下来,这么难得的佛教盛典,他们都很理解。我发现我在甘南,藏族人似乎都把我当成自己人,松林里等待的时候,一群女人看我的照片,又研究我手上的珊瑚——藏族人最喜欢戴珊瑚了,他们脖子上都戴着硕大的珊瑚珠子,见到我手腕上的珊瑚,都说好看。她们看了我身穿藏袍撒隆达的照片,更一个劲说我像藏族人!看来,我真和这个民族融入在一起了!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寺院里面待了10个小时,从头到尾,没有放过一点一滴,这是我的习惯。整整10个小时,能进去的汉人不到10个,我不知道我能进去还能拍摄到,这是幸运还是缘?一个汉族女人,其实她也是一个郎木寺人了,因为她就在镇上做生意,她说,她想进来都只能以给寺院捡垃圾的理由申请才能进来,所以她就带着两个孩子进来了,孩子去捡垃圾,她卖雪糕,这样得以见到活佛。也许在这个圣地呆久了,女人很虔诚,她说在郎木寺这么久,她40岁了,才第一次见到佛爷,好好拜一拜吧,于是她跪在地上,朝着大经堂佛爷所在的方向虔诚地磕了三个头,见她这样,我也跪拜磕头。郎木寺的汉人尚且如此,而我,无需任何的理由,就顺利进去了,难怪藏族人及至有些僧人知道了我的经历都露出惊讶!我想,这是幸运,也是缘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    ......

       上午出门的时候,由于急着进去,我仅仅吃了一颗糖,然后一天都忙于朝拜和拍摄,没有吃过任何东西,晚上的时候,我确实感到饿了,坐在饭店里,这家饭店,我和寺院里面的和尚们经常一起在这里吃饭,所以和老板已经很熟了,我骄傲的露出脖子上的红绳子,他们都惊讶而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   甘南,我不是过客,我是归人。

 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这次认识的杨老师,他是藏族人,在迭部一中教高三化学,现在已退休。他是不懂藏文的藏族人,他告诉是,读书的时候没有藏文教育,后来考上西北师范大学,汉地的学校,更加没有机会接触藏文,毕业后教化学,物理化学这些课程无法翻译成藏文,所以都是汉语教育。由于不懂藏文,也就没有念经。但是这样的佛教盛典,他也会来朝拜。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

一生难忘的佛教盛典!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甘南时光:朝拜嘉木样活佛(四)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