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用心灵感受,用文字倾诉,用镜头记录,每一瞬间的美丽,每一次的震撼,每一回的感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倾听仓央嘉措  

2013-01-31 23:57:13|  分类: 思路花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我一直在想,和很多很多人一样,我向往着西藏,为了这一方神性的土地,一次又一次地踏上征程。究竟是什么在召唤我呢?是飘摇经幡昭示的轮回,还是来自远古的咒语?抑或是为了一个湖,一块玛尼石,还是为了一个人,一行诗?还是因为追逐一个遥不可及的梦?也许,也许这些都不是,当我捧起仓央嘉措情诗时,我明白了,是这位三百年前西藏最伟大的诗人和情人。他的情诗,一直召唤着我,让我不得不收拾行囊,一次又一次踏上青藏高原。

      我走在拉萨的八廓街头,跟着转经的人群,一圈一圈的顺时针转着,我在想,这人群之中,是否有仓央嘉措?或者,他此刻就站在德丹吉殿的窗前,看着我?我在布达拉宫的德丹吉殿,窗外的阳光照进来,屋子焕发出红色的影调,我用额头轻叩,这里是否有他留下的淡淡痕迹?遗落的佛珠,或者曾经读过的经书?

      在每个微凉的黄昏,夕阳的余晖斜照在窗外那片叶子上;又在每个云淡风轻的夜晚,焚一炉藏香,沏一壶青稞茶,袅绕的香雾里,回荡着仓央嘉措情歌悱恻缠绵的旋律,这是我新购的一张CD,《仓央嘉措之歌》,收录藏文歌曲13首,雪山一般纯净的歌声,如念青唐古拉怀抱里的纳木错一样深情,我虽然听不懂藏文,其实也不需要懂,只要懂爱,就能听懂仓央嘉措。

      住在布达拉宫

      是圣僧仓央嘉措

      住在拉萨雪村

      我是浪子宕桑旺波

      ......    ......

      我一直以为我已经是一个跳出红尘看红尘的人。多年的生活阅历,我以为我很理性,很理性,理性得已经对这种情爱毫无感觉。不料,当我倾听这仿佛来自天外的三百年前传唱到今的情歌时,我泪水涟涟。也许,这就是仓央嘉措,这么动人心魄的一位情僧。每个读到他情诗的人,都会陷入滔滔情海里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  多少年后,我坐在八廓街的玛吉阿米餐吧,看着八廓街上转经的人群,他们一步一长头,五体投地,他们虔诚膜拜,为的是修来生?我相信生命是有轮回的,世间万物都是有轮回的。可是,来生又是什么呢?三百年前的这位众生膜拜的活佛,走下神圣的佛床,他宁愿在最深的红尘里,与心爱的女孩,携手走过红尘陌上。如果有轮回,那么,三百年后的今天,他在哪里呢?他的玛吉阿米在哪里呢?他们是否能续前世未了的缘?

      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

      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

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近你的温暖

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

多么绝望的爱啊!多么心痛的爱啊!爱到心碎!人世间很多的爱何尝不是如此。本来两条平行的直线,永远不可能相交,却因了某种机缘,也许是前生的缘,注定了今生的邂逅,两条平行的直线偏离了,出现了一个交点,在万千的人海中,在万千的时光里,他们蓦然相遇了,“金凤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。也许就是那个瞬间,也许就是那个不经意的眼神,却有一种隔世的熟悉与陌生。也许就是前世的约定,前世有过一段不能相忘的姻缘,所以今生才会注定遇见,注定有一个动人的交汇。徐志摩有一首诗:“你我相汇在黑夜的海上/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  方向/你记得也好/最好你忘掉/在这交汇时互放的光亮。”然而,真能忘记吗?

第一最好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相恋。

第二最好不相知,如此便可不相思。

......   ......

那个多情的男人,在一个月下飞雪的夜里,点点哀愁,唱出了忧伤的歌谣。在交汇的那一瞬,在他和她默默相遇的那一刻,又何忍心回过头去?佛法无边,他拨动所有的转经筒,却发现自己不是为了超度,而是为了触摸她的指尖。他纠结,他怅惘:

曾虑多情损梵行,

入山又恐别倾城。

世间安得双全法,

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在袅绕的香雾里,在梵音之中,他满眼满心都是她的影子。他爱了,他最后还是不顾一切的爱了。这是一场浓烈的又注定是充满绝望的爱。他是活佛,何等的荣耀,他是西藏的太阳,他肩负着太多的使命太多的期待,他拥有天下,却不能拥有他心爱的姑娘。

 雪,无声无息地落下,那宁静飘逸的雪,润泽美艳的忧伤。三百年后,也同样是一个雪落无声的夜晚,我静静地在雪地上散步,如水的月光洒在雪地上,洒在我的身上,远处仿佛传来那首遥远的情歌,幽远而孤绝,空灵而飘渺。我禁不住也合着风的节拍,吟唱了起来:

洁白的仙鹤

       请把双翅借我

       不会远走高飞

       只到理塘就回

       ......   ......

      歌曲是藏文的,我不懂藏文,我只是轻轻地吟唱。三百年的的那一夜,那个绝望的男人,在经历了如此绝望的爱情后,在经历了种种政治争斗后,被押解到青海湖,在湖边,他唱出最后的绝唱,然后跳到青海湖里......几只洁白的仙鹤在湖面上翩翩起舞,它们要飞去理塘,如果见到玛吉阿米,就向她问个好。如此痛彻心扉的爱情,如此痛彻心扉的情歌,我每一次听到,都禁不住泪水涟涟。此刻,我再焚一炉藏香,那忧伤与袅绕的香雾一起在夜中洇漫开来,我反复吟唱着这首悱恻忧伤的歌,那是一个男人的情歌,他从三百年前,一直唱到如今。本来两条不可能相交的轴线,由于某种机缘相交了,于是便有了灿若星辰的交汇,却又万般无奈的各自按照原来的轨道延伸,也许,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;也许,你不再是你,我不再是我。且把哈达系在心头吧,从此后你的祝福陪伴我到海角天涯,我知道在每个万籁俱寂的夜里,你会为我诵一卷经文,为我祈祷;我看到你的眼睛深深的看着我,像点燃的圣灯闪烁着光芒,照亮我的心房......此刻,我懂,我痛。一种痛入骨髓的痛。我感受到仓央嘉措那种痛。也许,因为爱过,才懂得这种痛,才可以听懂仓央嘉措。

       我拿出那串星月菩提佛珠,其实,我是不念佛的。108颗珠子在我的指尖上轻轻捻过,佛以他慈悲的心,轻轻抚平我的痛......


倾听仓央嘉措 - 飘过西藏的云朵 - 飘过西藏的云朵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