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用心灵感受,用文字倾诉,用镜头记录,每一瞬间的美丽,每一次的震撼,每一回的感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  

2012-07-04 23:32:01|  分类: 让心灵去飞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让时空回到两千年前,回到汉唐盛世,湖泊边的迪坎尔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驿站。从这里穿越库鲁克塔格山脉,便可以直达楼兰。当曾经辉煌的楼兰于历史的刹那突然陨落,成为一个千古之谜。迪坎尔,自然成为逐水而居的楼兰人迁徙的理想之地。
       村外的烽燧遗址矗立依旧,见证着历史,见证着楼兰的变迁......

       迪坎尔寂寞地生存在沙漠和戈壁的怀抱里,村民的院子就是沙漠的边,小村坐落在洼地间,海拔高度为零,又被人称为“零村庄”。土坯围就低矮的房屋,房顶上落满厚厚的沙尘,若不是有梭梭柴的存在,你很难发现这个与沙漠一色的村庄存在。

       往南,就进入了亘古的罗布荒漠地带,人烟杳无。这里,便是汉代通往楼兰国的捷径。
       这个有522年历史的小村庄,它与神秘的罗布泊的过去、现在产生着密切的联系。喜欢在西部探险远游的孤旅者都知道,这个离罗布泊最近的村庄,是他们离开浮华的人间生活,步入死亡之海的最后一个村庄名这个村庄就是迪坎尔。

         我们到达迪坎尔的时候是下午。太阳火辣辣的烘烤着,我走进路边一户人家,和吐鲁番的其他人家一样,房子外面都放了一张大床,用毯子铺着,床上还有一张小桌子,上面摆了茶水。吐鲁番天气热,到晚上大家就在房子外面的床上喝茶、聊天。这户人家收拾得特别整洁干净,房子外面还搭了凉棚,院子里一株高大的老桑树,足以把院子遮得阴凉阴凉的,旁边还有一个葡萄园。来到这里,可以让人忘记外面世界的酷热。一位大妈正坐在外面的床上摇着蒲扇纳凉,见到我们,很热情的招呼我们。一个6、7岁的小女孩,这位大妈的孙女儿,见了我们,更是兴高彩烈得跟了过来,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,穿一个绿底花裙子,就像葡萄园的一只花蝴蝶。据说当年楼兰王国消亡的时候,楼兰人曾经迁居于迪坎尔,这里的居民都是古楼兰王国的后裔。我想这个漂亮的小女孩,一定就是楼兰小美女!绝美的库姆塔格沙漠和神秘的罗布泊赋予她自然纯真的性格,对着镜头,她很自然的摆出了各种各样的动作,让我们去拍。小女孩已经上了幼儿园,能听说一点普通话,于是她成为我们和她奶奶的翻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村庄就在库姆塔格沙漠边,我们来到沙漠,沙漠上空毒辣辣的太阳烘烤着我们,整个沙海成了一个巨大而炙热的铁锅。我下来随便拍了两张——我自认为我算是挺勤奋而且不怕苦的,但此刻我实在受不了下午沙漠的酷热。找一处坎儿井吧,凉快一下。沙漠王穿出库姆塔格沙漠,在迪坎尔转悠,找到了一处绿洲!高大的葡萄架下挂满了绿色的葡萄,葡萄虽然还没有成熟,但那种特有的清香让人陶醉,浓密的叶子隔住了头顶上的太阳,葡萄架下,几张巨大的床,几个男女坐在床上嗑瓜子,聊天。旁边就是坎儿井,一条清澈见底的明渠,坎儿井水透着丝丝凉意,娴静的流淌着,坎儿井周围栽满了桑树、杏树,几个孩子在在水里扑腾着,嬉闹着,坎儿井,不但是孩子们的乐园,还使沙漠变成了绿洲,如果不是几步之外就能看到库姆塔格,你根本想象不出这竟然是一个沙漠包围的村庄!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听到羊圈里羊在叫,走过去,一男一女在追赶着一只羊,最后,男人骑在羊背上,终于把羊抓住,并绑住了腿。“这是干嘛呢?”我不解的问。男人告诉我,天热了,要剪羊毛。被绑住的羊只能乖乖的被剪毛,男人很热情的问我,要试一下剪羊毛吗?那当然好!我像模像样的剪起来:羊的毛太韧了!真不好剪!剪了老半天,没剪多少!男人接过我的剪刀,只见他麻利的挥动着,不多久,羊就像脱了厚厚一件衣服!女人是男人的妹妹,她走到一棵树下,摘了一把小白杏,拿到坎儿井里洗净,让我们尝尝。喝足了坎儿井的水,小白杏特别甜!不过我发现,女人并不吃杏子的肉,她只是把杏仁吃掉,杏子的肉都扔掉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村庄里来了客人,村里的人也就三三两两带着孩子过来唠嗑。这里的男人有着高大挺拔的身材,女人婀娜多姿,高高的鼻梁,高高的颧骨,深深的眼窝透出一种精致的美,我试图从他们的脸上,找到楼兰的繁华与枯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临走的时候,村里人少不了再摘了一大捧小白杏,塞给我们每一个人。沙漠王渐行渐远,我依依不舍的回望迪坎尔,这一个深深裹进沙漠里的村庄,古朴得像一本遗落在沙漠中的桑皮书,它呈现出黄沙的颜色,单一而又凝重,沉寂却充满神秘。这里的每一个人,也如库姆塔格的黄沙一样,质朴淳厚,古道热肠。我忍不住打开这本书,阅读它久远的故事,寻找罗布人的踪迹,楼兰美女的倩影,但我却永远也无法读懂,也无法遇见,如随风而去的千年幽梦。


最后的村庄:迪坎尔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院子外,就是库姆塔格沙漠。千年的黄沙,千年的风,包围着最后的迪坎尔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这里就是库姆塔格沙漠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坎儿井给沙漠带来了绿洲,给孩子们带来了快乐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买买提.吾买尔一家在剪羊毛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我也在剪羊毛!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打牧草的村民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买买提的妹妹,给我们摘来小白杏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葡萄架下,坎儿井边的凉床,人们在纳凉、聊天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爷孙俩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吾斯曼江一家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迪坎尔村维族人家的卧室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楼兰小美女,大大的眼睛纯净得如库姆塔格的天空,清澈得如坎儿井的水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小美女的奶奶,戴上春暖花开的墨镜,还挺酷的!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 

迪坎尔的孩子,她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盯着我,背后,是和沙漠一样颜色的土院子。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 

小女孩穿大人的高跟鞋!

行走在天山南北:最后的迪坎尔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7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