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用心灵感受,用文字倾诉,用镜头记录,每一瞬间的美丽,每一次的震撼,每一回的感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  

2012-04-15 23:43:29|  分类: 让心灵去飞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“伴着青藏高原的祥云五彩,走过来一群古老的部落,在横断山脉的幽深峡谷,流淌出一条女性的河流河流。啊,东女国......从西王母到苏毗的历史,造就青藏女儿的辉煌,从丹巴到泸沽湖的走婚,留下藏之名山的女儿国女儿国啊.....古碉和藏寨,是那稀世的桃花园,青青的高山下,有迷人的美人谷美人谷......”
       这首辽阔深远而优美的歌曲,就是降央卓玛的《东女国》。3月29日,我再次来到中路,走近沉睡千年的东女国。

       09年我第一次到川西的时候,曾经到过中路。怀着深深的眷恋,怀着对东女国的神往,我又一次来到梭坡和中路。

       我站在大渡河前,大渡河的对岸,就是著名的梭坡藏寨。在蓝天白云下,高耸的古碉凌空挺拔,低头环顾,绿茵田野间的藏房与巍峨的古碉相映成趣。古碉端正笔直,棱角如刀峰,墙面十分平整,墙体用石块砌成,厚实而坚固。这些古碉,虽然历尽数百年的沧桑岁月,有的已经开始倾斜,有的已经成了飞鸟的栖息之处,但无论发生残酷的战争,还是长年累月风雨浸蚀,座座高碉依然凌空屹立,丝毫磨灭不了它那顶天立地的雄浑大气。

      丹巴称为“千碉之国”。那些古碉,座座拔地擎天,高的有10余层楼房,矮的也有10多米高。丹巴古碉形式多样,有四角碉、五角碉、六角碉、八角碉、十二角碉、十三角碉,尤以四角碉为最。从功能分类看,大致可分为家碉和寨碉两类。家碉以户为单位,依房而建;寨碉以村或部落为单位,一般建于道路要塞、山梁高处。寨碉又根据其作用可分为烽火碉、要隘碉、界碉、风水碉和战碉等。

      梭坡藏寨依山而建,山的背面,就是中路藏寨。而梭坡与中路之间的山上,据说就是东女国的遗址。

    《旧唐书》之《南蛮 西南蛮》之《东女国》这样记载:

  “东女国,西羌之别种,以西海中复有女国,故称东女焉。俗以女为王。东与茂州、党项接,东南与雅州接,界隔罗女蛮及白狼夷。其境东西九日行,南北二十日行。有大小八十余城。其王所居名康延川,中有弱水南流,用牛皮为船以渡……”唐书中的茂州即今四川茂县、汶川一带;雅州,即今四川雅安;白狼夷,即今四川理塘一带;罗女蛮则是今四川西昌一带。以当时马道行程计算,东女国统治的中心应在今天大渡河上游的大金川、丹巴一带。记载中,在东女国,国王与官吏皆女子,国内的男人,不能从政,仅任征战与种田之役。因女子少而贵,且位高权重,故为多夫制,女王则侍男者众。当时东女国4万余户,散布在山谷间八十余座聚邑中,所居之处均筑“重屋”,即碉房;民众住六层以下,唯女王居九层。可见,东女国擅建高碉且建筑水平高超,女王则高高在上。东女国还有女子服饰尚青及男子赭面之俗。即以青(黑)色为美。或许由于当时东女国没有自己的文字,这段历史的记录少而零散,到唐天宝元年后已无记述。公元七世纪,吐蕃王朝拓疆扩土,直逼唐朝疆域,东女国被吐蕃吞并。

         离开梭坡,我们前往中路,公路像一条蟒蛇一样缠绕着山,我们的车在丛林穿过,阳光筛落点点金碧。猪,牛散漫地在山坡上,灰黄红相间的藏寨点缀在一片深深浅浅的绿色中,不远处一座雄伟的山峰,一道祥云绕过山间,如玉带环绕,云聚云散,山峰便在彩云间若隐若现,这就是墨尔多山!嘉绒藏族的神山!山的夹峙间还有一块大大的平地,一幢幢独立而有互有呼应的房屋,散落于果树田园中,碉楼,经幡点染其中。每间都有两三层楼房,房前屋后是盛开的梨花、桃花。中路到了!我再次下榻于桑丹老师家。桑丹老师的家是一栋藏式小楼,石头砌成的墙刷成白色,精美绝伦的屋檐、雕刻着藏式图案的窗户和大门,亮丽张扬的红色调,再间以金黄、绿色和蓝色,长廊上挂满一串串金黄的玉米,院子里盛开着洁白的梨花和粉色的桃花,小楼外面,阡陌纵横,小麦绿油油的,油菜花在阳光下闪着金光,农田的那边,连绵起伏的山坡上,是散落的藏式小楼。

    午饭后,我们在中路乡的山间边走边拍。天公不做美,我们刚到中路的时候阳光灿烂,哪知道下午居然天阴了,即便如此,我们还是饶有趣味的在村落里逛,还再次来到一座古碉。09年,我参观过这座古碉,这一次,因为柳姐和蓝莲花没有参观过,我和卷毛就陪着她俩重温一遍。古碉里很多人,我们见到了男主人——上一次,我没有见着他,而是见到他的父母,男主人说,正好是黄道吉日,他的母亲和一帮人在诵经祈福。男主人热情的塞给我们一袋苹果干,可香甜了!扶着窄窄的木梯,我到了古碉的顶层。眺望周遭,阡陌纵横,远山连绵,田间也有一座古碉,孤独的耸立在小麦田里。下雨了,黄豆大的雨打在古碉上,我不禁感慨:那一座座古碉,是否女王居住过的地方?东女国,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里,而古碉,却依然耸立在墨尔多神山下,这一砖一瓦里,饱含了多少世事沧桑!

    雨一直在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滴滴答答的雨声里,我们在中路桑丹老师家的藏床上渡过了一个晚上。第二天,当我们打开门,惊住了:下雪了!

    雪中的中路别有情味。白雪皑皑,银装素裹,亮丽张扬色彩鲜艳的藏寨,粉色的桃花和嫩绿的柳树,在白雪里更多了一分妩媚。听当地人说,丹巴的冬天雪不大,反而春天下雪,我们遇上了去年冬天以来最大的一场雪!看来我们好运气!

       要离开中路了,我依依不舍的环顾四周,寻觅东女国的流风遗韵,“伴着青藏高原的祥云五彩,走过来一群古老的部落,在横断山脉的幽深峡谷,流淌出一条女性的河流河流。啊,东女国......”远远的,那首《东女国》从云端飘来,从青藏高原飘来......

 

梭坡古碉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 

云端的古碉,是否女王居住的地方?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墨尔多山,在默默注视着中路乡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 

我在中路遇上的两个丹巴小美女,一个上六年级,一个五年级。她们热心的带我们去看一座古碉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 

雪中的中路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川西的风花雪月:走近沉睡的东女国 - 萤火虫 - 梦回青藏的萤火虫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