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过西藏的云朵

用心灵感受,用文字倾诉,用镜头记录,每一瞬间的美丽,每一次的震撼,每一回的感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  

2009-12-18 16:07:30|  分类: 让心灵去飞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一日,心血来潮的我和任我行一起到了杏坛北水尤氏大宗祠。

       已经有多年没有走进这座祠堂了,我的童年是在这里度过的--尤氏大宗祠是分座建成的,后座建于雍正三年(1725年),中座建于乾隆三十年(1765年),头座建于乾隆三十四年(1769年),当时祠堂很小,后来尤氏子孙发达之后再扩建的,整座祠堂深三进。曾做过四十三年的北水小学。在这里,有我童年的欢笑。从我记事开始,就离不开这个老祠堂,母亲是这个小学的老师,于是,当我姗姗学步的时候、当我能满院子跑的时候、当我能竖起手指头做加减的时候、当我迎着朝阳在课室里书声朗朗的时候......老祠堂伴随我度过了童年和少年,一直到我到了县城上初中。

       此刻,我面对写满岁月沧桑的祠堂,大门闭锁,那外墙精美的砖雕已被人偷去,只在大门前有一块牌子:佛山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 杏坛北水尤氏大宗祠 。大门外杂乱的堆满了木头,那酸枝大门上用粉笔留下了一行字,参观请拨打手机号......任我行按着手机号码打过去,然后交给我,手机里传来热情的声音,是农村人那种热情、淳朴的语调,老人说,我3分钟就过来,你们等一下,马上。

       果然过了两、三分钟,老人兴冲冲的过来了,我端详老人,很熟悉的面孔,但我不认识他是谁。我11岁就离家到县城上学,后来工作、结婚,再后来母亲退休后就随同我一起生活,北水已经很少很少回去了,我忽然想起了贺知章的“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”。我面对的虽然不是小孩,而是一位七旬老人,但同样,老人也不认得我了,我想,如果我说出自己的名字,他也记不起我了,想到这,突然有一种失落和伤感。老人为我们打开侧门的锁--大门已经在里面锁住了,而且还加了石头顶着--听我妈说,老祠堂现在是危楼了,而且中座还差不多要塌了,为了安全,所以锁起来。

       从侧门进去,那长长的走廊,那麻石铺就的天井,那丛生的杂草,那长满青苔的台阶,那满地的枯叶,那房顶上依稀可见的雕塑,那斑驳的梁......这一切一切,都写满了光阴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写满故事的地方。 
  祠堂附近就是尢列故居。尢列是孙中山密友、任孙中山总统府顾问,1895年,尢列回北水村创办‘兴利’蚕种公司,以经营优良蚕种为掩护,秘密进行革命串联活动。孙中山多次在此议事,并写下“兴利在我,利归于农”字句。听老一辈说,孙中山、尢列等革命志士还差点在北水出了事。有一次,尢列与孙中山等人正在开会时被清兵包围,尢列与孙中山向村民借了一些衣物蒙着头,跑到尤氏宗祠躲了一阵,才从祠堂边游水过河,逃脱了追捕。

       ......  ......

       随着老人步入后座,当年的教师办公室里,横七竖八的堆放了杂物,外面的黑板上,还清晰的看到当时教学安排。解放后,这个祠堂就成了小学,而童年的我,就是在那里长大的。我爱那天井上的大红花,现在还在烂漫着;我爱那后山的老榕树,几个人都抱不住的粗粗的树干,长长的穗都可以打秋千了,还有长在地面上的树根,犹如一只只青筋毕露的巨手,顽强地抓住脚下的土地,那根,长满了整个后山!我们叫它山,其实并不真是山,只不过因为有大榕树,那长在地表的根都快成山了!所以当时没有见过外面世界的我们,都叫那是山,大榕树的根,有几百平米!小时候,大榕树是我们的乐园。我们上小学的时候,最喜欢上体育课了,那时候的体育课并不像现在一样,那时我们的体育课就是自由活动,我们就在大榕树玩耍,玩捉迷藏,银铃般的笑声把大榕树的树叶都笑的抖动起来......如今,大榕树已人迹罕至。随着小学的搬迁,祠堂的荒废,大榕树也没人去了,杂草丛生的后山,据说还有蛇!这样就更没有去了。我从后座探头出去,见到大榕树更加高大更加浓密了,它默默的矗立着,仿佛在吟唱着一支岁月的歌谣。

     在当年老师办公室和办公室对面教室之间,有一处空房,过去是用砖隔开了,做老师的宿舍,现在墙已经拆掉,供奉着尤氏的祖宗。看祠堂的老人烧了香,恭恭敬敬的奉上。我问老人,需要多少钱门票?祠堂外面虽然没有作为一个景点那样收费,但是老人特地从家里跑出来给我们开门,这起码得有点意思吧。老人说,我们没说要收费的,你要是给了,我也是买点香烛添些香油。我也表示了一点心意。

     我和任我行参观了后座和头座,走遍了除了危楼外的每个角落。我站在天井,面对那破旧的中座,由于年久失修,柱子已开始腐朽,横梁也已变形,房顶上的瓦有些已被掀起,有些已没有了,变成一个个小天窗,给破败的中座投去寂寞的光亮。我在想,哪一天,这个老祠堂,可以不再寂寞?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祠堂大门外的菜园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颜色改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老祠堂里的一草一木,如今依旧葱茏。只是少了少年奔跑的身影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寂寥的长巷,如今斜阳残照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看祠堂的老人,随老祠堂一起老去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镬耳屋,长长的小巷,讲述着一个光阴故事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光阴在老祠堂里凝固 - 萤火虫 - 萤火虫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